浮生若水倚栏凭轩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; 盛宴过后,泪流满面。

“子墨,你心软,可在这个时候,心软是没用的,老夫也知道一旦开战,生死危机,我灵溪宗有灭门之灾祸,所以宋文云给出的条件,我是同意的,能不开战,即便是我们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,可却避免了宗门的毁灭,避免了这些小辈的死亡……”寒宗沧桑的声音回荡,带着疲惫,他的话语,外人听不到,只有李子墨与另外几个老祖,可以听闻。
  
      “所以我们承诺,不会趁机去攻打血溪宗山门,也不会与空河院联手,也的确会履行承诺,可是,我们不能允许对方以通天河来布置阵法!”
  
      “一旦为了此刻避开灾祸,同意了对方以通天河布置阵法,使得通天河水在我们这片区域枯萎,灵气减少,封印我们千年,所有人修为停滞,无法突破,千年……怕是用不了几百年,灵溪宗就自己枯死了,就算是熬过了千年……那个时候的宗门,比现在虚弱太多太多,这就是把主动权,送给了别人,把灾难,留给了后人!”
  
      “等于是把刀,悬在了脖子上,千年后,血溪宗与现在不一样,已是中游大宗,强悍了不知多少倍,而我们则脆弱不堪,那个时候,他们想给予我们怜悯,会选择遵从约定,可若是不想的话,可以轻而易举的灭了我们全宗!”一代老祖目中的沧桑,似看到了千年后的死亡,语气低沉。
  
  
      “被封印了千年,看似避免了死伤,可实际上,却是留下了日后灭门的大患,反倒不如现在,局势多变,就算真的开战,灵溪宗虽不如血溪宗,可也很强悍,配合外力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  
      “子墨,看事情,我们身为老祖,不能看眼前,要加上岁月,去看全局与未来!”
  
      “灵溪宗……宁可这一代铁血战死,也不愿如狗一样残喘千年,千年后有希望也就罢了,可分明……这是一条绝路!”一代老祖神情疲惫,说完后,渐渐消散在了漩涡里,很快的,苍穹的漩涡消散,李子墨沉默片刻,目中露出战意,他明白,一代老祖说的很对,站着死,还有希望活下去,可跪着活,未来一定死的很惨!
  
      不久后,掌门郑远东的命令,传遍南北两岸。